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情感与形式  

2014-02-02 03:1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敬佩有加的符号学大师苏珊.朗格曾经就这个题目写下过洋洋几十万字的美学专著。我当然没有苏珊.朗格的功力,所以这篇短文我要谈论的,只是我对诗歌情感表达特殊规律性的一些粗浅看法。

 情感对于诗歌的重要性自不待言,华兹华斯所谓的诗歌就是“强烈情感的自然流露”,约翰.斯图亚特.穆勒所谓的“诗人的诗是感情本身”,理查兹所谓的诗歌是“情感语言的最高形式”,都是对这种重要性的著名描述。

 在我看来,对于一个诗人来说,情感本身固然重要,但情感表达的形式具有着更为重要的文本意义。因为情感本身还不就是诗歌,只有当诗人面对生活发出的最诚恳的心旌摇曳的歌,通过某种特定的形式外化后,诗歌的情感才有了最真实的外形,才有了诗之为诗的最后特征。

 综观已有的诗歌创作实践,我们会发现,那些最吸引我们的诗歌,除了情感的真诚、自然、浓郁外,总有着它独特的呈示方式,而这种独特的呈示方式也总是反作用着诗歌的情感本身。

 我们来看菲华诗人月曲了的《爱情》:“把手指折断成树枝/在荒凉的冬天/为你起火//在比心更深的地方/我变为草地/随你流浪/到天涯”

 初读这首诗,我马上想到了汉代那首著名的乐府:“上邪!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上邪》)

 这两首诗,情感的真诚浓郁显而易见,但仔细想来,造成这真诚浓郁的又是什么呢?是“把手指折断成树枝”,是“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一个人可以为爱人把手指折断成树枝当柴烧,一个人只有在山无峰、江水枯竭、冬天打雷、夏天下雪、天地合拢的时候才会与爱人绝交,这是怎样的深切情感?

 这两首诗启示我们,诗歌的情感表达往往是意象化的,这个意象化就是形式。

 我们再看一凡先生的《遥远》:“一些遥远,不是声音听不见/而是你听见了,/也走不进葱葱的大草原/一些遥远,不是风景看不见/而是你看见了,也走不进巍巍的大青山//一些想念,不是心跳动不够震颤/而是震颤了,心/还是那样孤独着遥远……”

 在这首诗中,一凡表达情感的方式是一个否定递进结构。正是在否定之否定中,正是在连绵的递进中,抒情主人公“追寻而不可得”的深切情感状态才跃然纸上。这种否定递进,这种铺排,同样是形式——我把它称之为情感表达的修辞化。

 无论是意象化还是修辞化,其最终彰显的都是形式。这样的格局确实有些耐人寻味。但认真想一想,也并不复杂:因为情感是诗歌最初的问题——它不仅是写作的激发因素,也是文本的构成主体;因为形式是诗歌最后的问题——它决定着一个诗人、一首诗的个性化存在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