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必要的天使  

2014-02-02 03:14: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国诗人华兹华斯曾经说过一句很有些意味深长的话:“诗人总是比别人更容易受到缺席事物的影响。”(《抒情歌谣集.前言》)我理解,这句话彰显的其实就是想象力对于诗歌、对于诗人的重要性:在想象力的催动下,一些不在眼前的“缺席事物”在诗人激情洋溢的创作状态下往往会纷至沓来,并与眼前事物交融、幻化、组接,聚合成了超越自然的诗歌自然、艺术自然。 
        正是在这样的意义上,我一向把想象称之为“必要的天使”。“必要”,界定的是重要性,“天使”界定的是诗人统摄自然的基本状态:无所不能、出神入化、变幻万千。 
         想象的发生,其基本心理动因在于灵魂需要穿越虚空,获得某种“实在”的外形;其基本心理生成机制则在于亚里斯多德所谓的“想象就是萎褪的感觉”(《修辞学》):作为人脑对客观事物个别属性的主观反映,感觉总有着直接性和具体性。在这种直接性和具体性的环境中,要想象是十分困难的。因此只有感觉“萎褪”了,才能为想象的驰骋提供必要的天地。需要补充的是,这里的感觉萎褪,绝不应该理解为感觉的消亡或不要感觉,而是经过记忆等人脑器官的自然过滤,变成了只含客体主要特征的印象了,这种不能忘却的深刻印象在某种现实媒介的刺激下,和其他客体发生联系,就产生了想象活动。 
        这事实上也就意味着,想象其实就是对现实的超越,就是现实的空灵化,就是一种经验的对接。这种经验对接按钱钟书先生的说法就是:颜色似乎会有温度,声音似乎会有形象,冷暖似乎会有重量,气味似乎会有锋芒…… 
         这样的例子在诗歌创作实践中比比皆是: 
        比如赵文明的“对于男人来说/春天就是他用锋利的刀片剃去脸上蓬芜的须”(《春天》)——这是两种生活感受的对接,其契合点在于两者都给人以青春焕发的感觉。 
         比如郑雨时的“看见你和站台的粗柱一起后退/退进短黑的、飘逸的、灰白的头发里……”(《那一年的离别》)——这是现实与错觉的对接,在参照点的变换中,生动地凸示了离别时的迷离。 
        比如雷抒雁的“斧声/在山谷咬牙切齿/秋虫哭泣/鸟声一阵沉寂//跌跌撞撞/逃出一条小溪”(《听伐木》)——这是拟人,是对象世界的人格化,“咬牙切齿”、“哭泣”、“跌跌撞撞”等情态动词构成了外部世界的内心景观,形成了强大的艺术张力。 
        比如崔晓中的“这种四处绽放的雪,一定是被沿途/嬉笑怒骂过多次的雪;一定是被别人/形容过无数次的雪,除了冷/它让谁不寒而栗,让谁牵肠挂肚/而近似童话的那场雪、那雪花/又让谁唏嘘不已//一阵寒风过后/在地下,情节如履薄冰/而细节蒸蒸日上”(《雪花是另一种叫卖声》)——“这种四处绽放的雪,一定是被沿途/嬉笑怒骂过多次的雪”是时空的对接;“一阵寒风过后/在地下,情节如履薄冰/而细节蒸蒸日上”是实与虚的对接。 
        上述的例子至少启发我们:其一,因为有了想象这一法力无边的天使,诗人总会占自然的上风。明确这一点非常重要,只有自觉地、勇敢地去占自然的上风,诗人才会摆脱羁绊,进入一个物我合一、物我两忘的最佳表达境界。其二,想象的发生就是诗人深切的生活、生命感知与发达的连接力撞击而产生的耀眼的艺术火花,这种撞击的必然后果则是对两个事物之间不同寻常相似点的崭新发现,从而达致以最深刻的形象建构有效传达生活、生命体验的目的。 
        天使是魅力无限、法力无边的,诗人真诚拥抱天使,他的诗也就会魅力无限、法力无边。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