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尹宏灯:生活之上  

2014-02-02 03:0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尹宏灯的诗是锋利的。

 对于我来说,这种锋利感既来自尹宏灯在寻常的生活中超越生活的睿智,也来自他在素朴的语言中游刃有余地超越语言的灵思。

 尹宏灯善于撷取生活之下的典型瞬间,并把这个瞬间直觉化、间断化、哲理化、语言化。

 直觉化使尹宏灯的诗更富一种感性色彩,“物”、“我”的交融性更强。像这首《锈》:“铁在思想。一直不停地/与空气和水探讨生活/它疼。生出锈/有时我也生锈。不同的是/我停止思想,拒绝/空气和水。目空一切/然后便忘记了疼”,“铁”的人格化,使铁有了“思想”,有了“疼”,也使我的“生锈”、“忘记了疼”有了产生通感的基础。

 再如这首《春运》:“我要把春天运回去/就从这南方,从东莞/从东莞东火车站/从拥挤的火车票里/运回去,运回去/千千万万的人/和我一样,要把春天运回去/火车长鸣,铁轨/开始发芽”,把春天“从拥挤的火车票里/运回去”、“铁轨/开始发芽”,这些超拔的直觉成了整首诗全部诗意的坚实支撑。

 间断化,其实就是断面截取法,这种方法使尹宏灯的诗更加精粹,更具开放性,让人遐想。像这首《烤羊肉串的女人》:“起先被吸引的是舌头/后来被吸引的是眼睛//一个烤羊肉串的女人/一个烤羊肉串生活的女人/一个烤着生活的女人/一个烤着生活脸上开着微笑的女人/一个脸上开着微笑肚里怀着孩子的女人/一个肚里怀着孩子手里忙着烤羊肉串的女人/在枯燥边缘/目光一次次/被这样一个女人/拉回”,诗人为我们提供的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镜头”,就是一个生存截面。这个截面是“然”,而没有“所以然”。这有点类似于现象学的创立者胡塞尔的“边缘域”理论。在胡塞尔看来,物的知觉总带有一个“背景直观的晕轮”,其实显的焦点总是被模糊的背景环绕带包围着。在这首诗中,实显焦点就是一个“脸上开着微笑肚里怀着孩子”、用烤羊肉串“烤着生活的女人”,而为什么一个怀孕的女人还要靠烤羊肉串维持生计,为什么还“脸上开着微笑”等等背景被诗人有意无意地模糊掉了。要知解它,只能靠每一个具体的阅读者的经验,只能靠阅读进程中的创造性补充。也许,正是在这种创造性的补充中,我们获得了最大的阅读快感;也许,这种阅读快感正是“间断化”所要实现的最终目的。

 哲理化使尹宏灯的诗更具一种思想的光芒,更加逼近生活和生命的本相。像这首《数字游戏》:“我写出一/一个人只有一生/我写出十/没有人会十全十美/我写出一百/有几人能活够一百?/我写出一千/多数人一个月的工资/我写出一万/某些人财产的基本单位/我写出十万/刚够一套房子的首付/我写出百万/许多人眼中的天文数字/我写出千万,亿,十亿,百亿/有人在制造着这起传说/我最后写下零/那是所有人的归宿”,几个简单的数字,当它与人生、现实生活对接时,深刻的社会性内涵也就出现了,尤其是“我最后写下零/那是所有人的归宿”一句,确实有些振聋发聩。

 而这一切的一切凝聚起来,就是语言化。说起来,这也符合诗的特殊规定性,因为诗就是最精粹的语言艺术。语言化,让生活超越了生活而成为变形化意的艺术;语言化,让诗成为了诗。

  评论这张
 
阅读(2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