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在生活的某种高度上  

2014-02-02 03: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友爱松有一首《西站立交桥》让我印象很深:“每天/穿越/这里的人们无数/每天我遇到的/都有所不同/西站立交桥/真不知道这一生/要经过这里几回/现在/恰逢堵车/大家被迫停下/我也停/在某种/突然的高度上”。
         说实话,正是读到了这首诗,正是基于这首诗带给我的强烈印象,我才专门为爱松写了一篇短评《诗歌的力量》。这首诗让我印象深刻的,不仅是在寻常的堵车事件中让我们想到了某种生活的境遇;更重要的是,我也由此想到了当代诗歌、当代诗人所面临的某种处境:在快餐文化的冲击下,作为“最高级语言艺术”的诗歌,已经离开地面、蜗在半空上不去下不来了。
         这样的处境当然有诗歌、诗人难以左右的客观原因,比如物质化时代里物欲对于诗意的侵袭,比如,强悍的生存压力已经让人们无暇顾及高雅的诗歌;但也有诗歌、诗人自身的原因:诗人们太关注自我,太关注形式了,从而在一些时候使诗流入了无病呻吟、空洞无物的“假小空”蜗角,缩进了一个日益萎缩的茧壳。
        我一向认为,诗歌、诗人对社会生活的关注程度,其实也意味着社会对诗歌、诗人的关注程度。诗歌、诗人是自我的,这没错,这是基础,是文体的特殊规定性,但仅仅拥有“自我”是远远不够的,诗歌、诗人还必须超越自我,表现出群体思维的同化趋势,这样才会拥有更宽阔的共鸣空间。
        只有关注现实,更自觉地关注现实。 
        只有在对现实的关注中更直观地体现出诗歌、诗人对生活的认知高度。
         什么是现实?《现代汉语词典》说,就是“客观存在的事物”,就是“合于客观情况的”情况。这样的解释有些复杂,我想,“现实”就是“现在的真实”。“现在”意味着,诗人应该是“在场”的,是现实的参与者而不是旁观者;而“真实”就是生活的真实、时代的真实、内心的真实。
        我们来看沙果的《傍晚》:“冬季的傍晚/夕阳只早退了一点/小镇的路灯/也只迟到了一点//让遵守时间的人们/在漆黑的马路上/不能不增添几分/小心翼翼”。这首诗所表现的情境是许多城里人、镇里人都曾深切感受过的,短短几行,我们读出了城镇管理的板滞,也读出了行人的无奈——这是生活的真实。
        我们来看一凡的《人生》:“我来时,我的两手空空/当我学步时,我的两脚空空/后来,我两兜空空/后来,我两眼空空/再后来,我的空空/成了一座坟茔……”诗人用“两手”、“两脚”、“两兜”、“两眼”、“坟茔” 与“空空”构成虚实连接,写出了一代边缘人的普遍生存状态,折射出了社会异化对人的全面摧残——这是时代的真实。
         我们来看爱松的《向上》:“物价连续上涨三个月了/还在往上//人们早早挤进电梯/也朝上//不时有人按按钮/很多人就/ 落到了下面”。“物价”与“电梯”在类属上距离比较远,但在“快速上升”这一点上却形成了交汇。诗人以电梯来类比物价,连接巧妙,尤其是“不时有人按按钮/很多人就/落到了下面”一节,诗人平静中隐含的内心惊悸,确实让人触目惊心——这是内心的真实。
         必须申明,我用生活的真实、时代的真实、内心的真实来分类,只是为了表述的方便,三者并不存在境界的高下之分,也不存在彼或此的截然分界,他们的共相特征都是真感情、真体验、真生活、真性情。
         都是诗歌、诗人再次赢得社会尊重的有效路径。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