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诗歌是一种生命状态——读韦东的诗  

2014-02-02 02:57: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韦东的诗,我已关注了很久。关注的起因在于他的部分诗歌创作,如《忧伤由来已久》、《面对春天》、《都市幻影》、《金融区》、《地铁》等等很能体现我的诗学理念:在我看来,韦东的这些诗发自肺腑、充满了对生命的感悟;而我一向认定,诗,理应呈现出的就是这样一种生命状态。

什么是诗的生命状态?我们可以借用法国生命哲学大师亨利.柏格森的“生命创化理论”来做出一个基本的界定,那就是:在一种充满了创化和分化的时间绵延中,诗人用日常生活中普遍感受到的生命体验,构成文本世界背后的真正实在。换言之,诗人的生命体验投射在对象世界中,对象世界的一切物象因之而成为其生命力的一种外显方式,成为难以用语言准确表达的“非存在性”生命底蕴的物化实现。

诗的生命状态,首先是诗人全身心的投入状态,是万物皆有我心、我心皆在万物的心理状态,是诗人对诗的一种心无旁骛、连绵不断的生命投射。

我们来看韦东的《面对春天》:“那么多的叶子长出来/那么多的草芽/那么多的笋  破土/那么多的形色各异的花朵/绽放//那么多的动物  爬出洞穴/那么多的人  行色匆忙//是什么力量起死回生/让我们面对春天/一如既往”。

在这首诗中,诗人对春天的生命体验投射在“那么多的叶子”、“那么多的草芽”、“那么多的笋”、“那么多的形色各异的花朵”、“那么多的动物”、“那么多的人”等等意象中,确实可以说是连绵不绝了。透过这些连绵不绝的意象,诗人超越经验观察的生命感悟力、诗歌锚化自然活力的文本活力内隐在春天的生命力中,激发着每一个阅读者的生命感悟,振奋着每一个人的青春意识。

这就是一种生命状态,一种关于客体、关于创作主体、关于文本、关于接受主体的生命状态。

诗的生命状态,还应该是诗人在文本世界所凸示出的物我合一的创造状态。这种创造性既体现在物我合一的高度契合上,也体现在物象的奇崛上。在这个方面,我最赞赏的是韦东的《地铁》:“你找不到我是对的/这么多的人在泥土中穿梭/壁虎一样趴在列车窗子上/这么多忽明忽暗的脸/这么多拥挤的小心思/这么多孤独又陌生的体温/香水以及尚未睡醒的倦怠/油条以及冰凉的铁漆味隐蔽着的躁动/仿佛穿越地狱在天堂门口排队/你找不见我是对的”。

我把这首诗理解为韦东对某种生存状态的诗性表现:“这么多的人在泥土中穿梭”、“壁虎一样趴在列车窗子上”、“仿佛穿越地狱在天堂门口排队”,其意象的奇崛显而易见,而透过这些奇崛的意象,诗人亦真亦幻、虚实相间地表达了对生存本相的深切感悟,其表里的高度契合使底蕴跃然纸上、力透纸背。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我用左手伸进生活沸腾的油锅/打捞那枚硬币/用右手写诗  将爱订入诗的骨缝/我说:要写有骨头的诗”(《冬天里的瘦以及诗》);比如“凌晨三点/水从苏州河里站了起来/穿过步行街来到人民广场/四下灯火通明/来路不明的风登上香樟树梢/仰着脖子瞭望/水使劲抖了抖身子/落下满地的淤泥,残叶,纸屑和不眠的尸骨/轻松多啦/它来到外滩想看一看对岸环球金融中心的高度/只见/黄浦江像一个士兵/冒着两岸炮火  匍匐前进”(《都市之夜》),等等。我真的很敬佩韦东“我用左手伸进生活沸腾的油锅/打捞那枚硬币”、“水从苏州河里站了起来”这样的奇思妙想,我更加敬佩韦东在这些奇思妙想与生存本相之间构建指向性的娴熟功力。

韦东在《理解诗歌之一:关乎精神》中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对于诗人而言,写诗是其完成人生的手段,是通向化解终极意义的途径。”这就难怪韦东的诗会洋溢着一种生命状态了,因为在他那里,写诗就是完成人生的手段,写诗就是生活和生命本身。

一个视诗为生命的人,自然会演化出诗的生命状态,自然会让诗沥血呕心。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