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灵魂的穿行——读春水梨花的诗  

2014-02-02 02:49: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让我用最简短的语言给诗歌下一个相对完整的定义,我会做如下表述:关于灵魂的有形语言。在我看来,这个定义虽然简短却并不简单,它至少包含着“灵魂”、“有形”、“语言”三个构成侧面。在这里,“灵魂”既在性质上是主体性的,又是内容的主体;“有形”是对诗歌意象化特征的界定;而“语言”则是诗之为诗的最后手段。

 今天,当我面对着春水梨花时,我正是以这样一个概念对其是否是真正诗人做出了肯定判断。

 读春水梨花的诗,有如一次美丽的心灵之旅。沿途,最接近生活自身的意象因为浓郁感情的投入而别具风情,因为语言的配饰而摇曳出一方方亮丽的风景。这风情,这风景,让人自自然然便会沉浸其中,陶醉、痴迷。

 “痴迷”,这是我的又一个基本界定。这个界定既是一种阅读状态,也是一种创作状态和文本所凸示的情感状态。如果我们细分这种“痴迷”所对应的生发对象,也许会更清晰地把握春水梨花灵魂的根系所在:这是一个生自乡村的女子天性中的诚挚、质朴、善良、柔情。

 ——她用这样的笔触外化着她的乡土之恋:“一如后会无期的泪水/你一直延绵不止/在村庄流火的七月/到这云淡的九月/你扰醒了多少个恬静的夜晚/淋湿了无数憧憬的梦想/让我步步艰难/走在清晨的泥泞里……”(《梅雨弥漫的村庄》);

 ——她用这样的笔触彰显着个体特定情感的炙热:“我回来了/为你带来一片梧桐/一季浓浓的思念/在一枚叶子上/挥之不去”(《我踏着落叶归来》);

 ——她用这样的笔触寄托着附丽在客观物象中的心灵驿动:“让心安宁吧/纯净 /从呼吸开始/让一朵白玉兰/在她单薄的唇齿间/含满雪//把所有染尘的/心事,掏出心窝/晾晒在阳光里/让所有挣扎的绽放/袒露笑容//让时间和空间/屏弃声色。让灵魂回归/让一朵纯白的花/开在我幸福而柔软的/肩膀上”(《纯白的心事》)……

 无论是对故土、对特定情感对象的款款深情,还是对社会生活的情思摇曳,辉映出的都是诗人那颗滚烫的心。这颗心投射在自然万物上,也就使自然万物有了灵性,也就使诗人内在情志的表达有了“形”——一种洋溢着诗人情的色彩、情的律动的绵延着、跳跃着、变幻着的动感形态,一种内在与外在水乳交融的意象聚合形态。

 就意象建构的特征而言,我们可以用“平中见奇”来界定春水梨花的创作。她善于开掘身边最平凡物象中的情感呈示交点,让深层情感有了最具外在性的显现。像上文提到的“后会无期的泪水”,“挥之不去”的叶子,都是很典型的例证。

春水梨花给自己的第二部诗集起名《借助想象》,或许,这个意味深长的名字流露着的,就是诗人对诗歌特殊规定性的一种认知。事实上,我也正是把这个书名所揭示的内蕴视为春水梨花能够在最平凡的物象中寻找到情感呈示交点的认识基础。

 与这种意象建构的整体特征相适应,在语言外观上,春水梨花的创作呈现出的也是质朴与机巧的有机结合。这样的例子很多,比如,“村庄的小巷里/走着跌跌撞撞的爱情”,“ 我坐在屋檐下/剥数你离去的分分秒秒”(《梅雨弥漫的村庄》);比如,“夏天在季节的雨水里/储一洼满满的思念”(《田间清荷》);比如,“远去的一声叹息/在冬日晒着慵倦的太阳//那早年的一场雪/被反复推荐在经久不化的眼角”(《水痕十五》)等等。由于显而易见,我们不再赘言。

 我要赘言的,是春水梨花的诗给我的一个深切阅读体验:让灵魂在大千世界中自由穿行,无疑是幸福的——这是作为诗人的春水梨花的幸福;在缤纷的意象中溯观一个诚挚、纯净的心灵,同样也是幸福的——这是作为读者的我的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3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