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诗歌的交流能力  

2014-02-02 02:40: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诗歌写作的“个人化”、“小众化”倾向日趋显明时,提出诗歌交流能力问题,自然有着现实的针对性。

强调诗歌的交流能力,实质上就是把诗歌写作视为一个更大范畴内的传播过程;实质上就是把读者的接受作为诗歌写作的最后环节和终极目的。这样的立论也许会引发疑问:诗歌写作的终极目的不是要抒发主体情志吗?但我的疑问是:没有人看的主体情志,其文本存在的价值又在哪里呢?

如果我们的这个立论成立,那么决定诗歌交流能力的主体层面就是对读者地位的高度重视,就是强调充分把握读者心理,用创造性的工作激发读者的联想,最终实现有效的情志传播。

从心理学角度说,读者心理是指读者伴随着文学作品的传播所产生的感觉、知觉、记忆、思维、情感、意志等心理现象的总称。作为传播客体及其所负载的现实生活在读者头脑中的反映,读者心理活动具有着强烈的主观性和能动性特征。这样的特征决定了读者心理活动在宏观和微观上的一些类属规律。

读者心理活动宏观规律的存在,主要是基于读者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客观现实以及这种客观现实自身所必然具有的共性特征。从实际情况看,读者宏观心理活动规律主要包括:

其一,自主规律,也就是读者接受的主体性、能动性规律。读者的心理活动产生于传播客体所负载的客观现实,但他对这一客观现实的心理评价,却并不见得一定与传播客体自身所呈示的倾向性相一致,而是蕴含着读者能动的思索和自主的评断。这一规律反映了接受主体与传播客体的辩证关系,是读者心理活动宏观规律中的一条基本规律。

其二,演变规律。这一规律反映的是:读者产生相应心理活动的机制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接受环境的不同(如思想和经历的变化等等)而相应地改变着。它反映了读者心理活动的流动性特征。

其三,晕轮效应。这一概念在心理学上指的是,在现实生活中由于对某个人的整体印象而影响到对此人的具体特征的认识和评价的一种心理现象。晕轮效应广泛存在于社会心理活动过程中,用之于概括读者心理自然也具有一种适应性。在这种情况下,晕轮效应指的是读者由于对某一诗人的整体印象,而影响到对其具体作品的判断与评价。晕轮效应的存在,就要求诗人在写作中,必须努力保持写作的整体质量,给读者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以便在以后的传播中使读者的晕轮效应在正向挥发与伸延。

读者心理活动的微观规律,是从个体的角度对读者普遍心理活动规律的一种概括,它和宏观规律的区别只是在于一个是从群体的角度着眼,一个则是从个体的角度着眼,而并不意味着一个反映的是总体规律,一个反映的是局部规律。事实上,二者反映的都是受众心理活动的普遍规律。

如果具体地划分,读者心理活动的微观规律,大致又可以分为下述几种:

其一、求真厌假。

这里的真我指的不仅是真实,更是真诚。诗人必须拥有一颗最真诚的心,最真实地表达他的生命、生活体验。

其二、求新厌旧。

求新,是任何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定性,也是读者在接受心理上所表现出来的一个普遍规律。

其三、求近厌远。

每一个读者在面对诗歌文本时,总是首先以其个体性的经验作为其产生相应的感觉、知觉、判断等一系列心理活动的基础,文本所表现的内容与读者的生活领域、认知框架越接近,读者对内容的知解力也就越强,其心理活动可能的强度也就越大,因此,从本质上说,读者求近厌远心理的产生,既是满足其接受目的的需要,也是期冀确证其接受能力的需要。

其四、求活厌死。

“活”指的是内容的鲜活、表现的灵活;“死”则是与此相反的那些方面,像内容的陈旧肤浅、形式的呆板单调等等。对于读者的接受来说,鲜活的表现内容和灵活的表现形式,不仅将为其提供一个更便于接受的生动的载体,也将为其提供一个充分的审美机会,从而产生一种高层次的接受情态——审美的愉悦。

其五、求实厌空。

在现实生活中,谁都讨厌华而不实、夸夸其谈的人,读者在接受诗歌文本时也存在着类似的心理:故作高深、空洞无物、哗众取宠的作品,只会令读者腻烦。从框范界限来说,求实厌空规律反映的是读者对作品内容的结构密度及传播态度的要求,也就是说,这里的“实”既是“充实”的实,也是“实在”的实。只有充实,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读者对情志表达量的需求;只有实在,才能最大限度地与读者形成一种亲切的交流氛围。

在诗歌写作中,诗人必须适应读者接受的这些宏观、微观规律,并以主动性和创造性实现适应后的征服。

就诗歌文本的传播而言,最有力的征服莫过于情感的征服——让直接诉诸情感的诗歌激发起读者的情感,在一种共鸣中产生丰富的心理活动。而要造成这种情状,激发读者的联想,则是一个最主要的手段。

联想,也就是由当前感知的或忆起的事物而想到另一事物的心理过程。由于联想在回忆、推理等过程中的重要作用,所以历来是心理学家着力研究的课题,并由此形成了以最早提出“联想”这一概念的洛克及霍布斯、艾宾浩斯为代表的联想主义心理学派和以巴甫洛夫为代表的“联想的联想”学说。这些研究虽然探讨的是关于联想的普遍规律,但对于我们的读者接受机制研究来说,还是具有一定的指导与借鉴价值的。

就诗歌的构成要素而言,激发读者的联想,可以从形式和内容两个方面入手。

从形式上说,利用一切手段,唤起读者的表象,诱发读者的再造想象,是激发读者形象联想的两个主要方面。

表象是人脑对以前感知过,而当时不在眼前的事物的形象反映,也就是在记忆中保留下来的过去感知过的事物的映像。唤起读者表象的重要性在于:它不仅可以为诗人内隐于心的主观情志寻找到抒发的切口,也可以达致最直观的效果,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形象性对于读者接受的感召作用。

再造想象,指的是依据语言的描述或图像、标记等的示意,在脑中再造出相应的新形象的心理过程。再造想象对于读者接受的意义主要在于我们上面提到的“求新”这个文学创作的基本规定性:因为“新”,所以也就必然地存在着一些读者没有感知过的甚至是完全陌生的内容,这些内容只有通过再造想象,才有可能被读者认识和理解。这就要求在诗歌写作中,诗人应该有意识地调动各种材料,运用各种技巧,尽可能地在作品中凝聚一些可供读者加工、综合的联想素材,并以这些素材的生动性唤起受众储存在头脑中的有关表象,从而相应地“再造”出新的形象体验或新的情感体验。

如果说唤起读者的表象、诱发读者的再造想象,是从形式层面激发读者的联想,那么从内容层面激发读者联想则主要是对作品内容典型性和蕴藉力的要求。因为典型,所以才能具有普遍性和广泛性,才能形成最大化的共鸣机制;因为蕴籍,所以才能在一种内容的饱和状态中,为读者提供多维的情志内涵,并由此激发其多层面的心理体验、提供最充沛的联想空间。

提高诗歌的交流能力,是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其间,当然不仅仅是对读者作为接受主体重要性的认识问题,在文本表达层面,生命体验和社会认知的深刻度、意象建构和语言锚固的功力、探究情志呈示多种可能性的求异思维能力等等,都对诗歌文本交流素质的形成有着非常重要的价值。由于以往的理论研究成果对这些内容多有精到的概括,这里不再赘述。

  评论这张
 
阅读(1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