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杨镇瑜:《在景星街》  

2014-02-02 02:29: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朝耕点评】

每一首好诗,都有一颗我们看得见的心。“看得见”是在说它的质感,这是诗歌传情达意的特有方式。

杨镇瑜的这首《在景星街》,“看得见”是显而易见的——“每个过路人的脸/看上去都像遗址”、“ 隆隆的春天”、“ 是我日渐缩水的宿命”、“ 替代种植的仿古建筑/怎么看都像个外来的婊子”、“景星街是一条掐头去尾的蛇/又被野蛮的棍子。击中要命的七寸”等等诗句都是这种质感的具体体现。

这首诗更值得一提的是它所呈示的“心”:这是一颗艺术的“良心”,这是无数颗“被拆迁”的“民心”。而这所有的“心”聚合起来、外化出来,就是构成一首好诗的基石。

 

附原作:《在景星街》

 

说拆就拆了。每个过路人的脸

看上去都像遗址

 

隆隆的春天。抹去了

木楼小巷叫花子金鱼小贩绿毛龟

和女儿一见就哭着要买的小狗狗

如今它是我的裤子和面包

是我日渐缩水的宿命

 

替代种植的仿古建筑

怎么看都像个外来的婊子

多么的虚幻。和黯淡

 

景星街是一条掐头去尾的蛇

又被野蛮的棍子。击中要命的七寸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