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代映像

 
 
 

日志

 
 

语言说话  

2014-02-21 14:13: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罢张俊锐的纪实文学新著《党员干部——父辈启示录》,我的脑海里浮现出的是20世纪德国最具魅力的思想家海德格尔的一个著名论断:“语言说话”(《在通向语言的途中》)。 

海德格尔用“语言说话”来界定语言的本质:“语言说话。……在所说之话中,说话并没有终止。在所说之话中,说话总是蔽而不显。在所说之话中,说话聚集着它的持存方式和由之而持存的东西,即它的持存,它的本质。……在纯粹所说中,所说之话独有的说话之完成是一种开端性的完成。” 

在我看来,用海德格尔的这段论述来界定俊锐这部新著的文本特征是一个便捷的切入点。从这个点切入,我们至少可以得出这样几个结论: 

首先是,俊锐在用自己质朴的语言真诚地说话。透过字里行间,他诉说着对父辈真诚的爱,诉说着对父辈勤劳、质朴、耿直品格的由衷赞美。 

然而这一切顶多只能算是俊锐写作这部纪实文学作品的原初动因。在俊锐的“所说之话中”,在俊锐“说话”聚集着的“持存方式和由之而持存的东西”中,彰显的更多的则是一种关乎“党员干部”基本修养的感性思考。它的持存方式是感性的,而它所“持存的东西”则带有很强的政治性、原则性——在整部作品的21个章节中,除《引子》是对父亲成长经历和家族谱系的回顾外,其他各节基本上是对“父亲”张金榜在担任南宫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南宫县供销合作社主任、南宫县二轻工业局局长、南宫县委政治部副主任、南宫县委财贸部长、南宫县人大秘书长、南宫县政协秘书长期间一些“琐事”的点滴回忆:《让招工指标》、《“怎能不花钱要别人的东西?”》、《公车,就是办公用的》、《入党,那是党组织的事》、《做对社会有用的人》等节表现的是“父亲”对子女的严格要求;《坐大篷车吃工作餐》、《让房》、《一个暖水瓶》、《安于“吃亏”》等节表现的是“父亲”艰苦朴素、廉洁奉公、多予少取、以身作则的工作作风;《千方百计难攻“官”》、《能办也不办》、《不为亲情开“后门”》、《不能在原则问题上冒险》、《把握住自己》等节表现的是“父亲”为官坚持原则、秉公处事的政治品格。 

这些“琐事”点点滴滴凝聚起来所形成的,事实上就是一个基层领导干部完整的政治形象。俊锐要说的实质上是对这一形象的赞许,这才是这部纪实作品所“持存的东西”、所“持存”的本质性内涵。 

 然而,我们更应该重视的还是俊锐在大多数篇幅中没有说出的话。这些隐含的话,我们完全可以在对过去与现实的比照中深切地体会到。如果我们把“父亲”在老人去世后不告诉任何一个同事、朋友的做法与时下一些党员干部借婚丧嫁娶之机敛财的做法相比较(《廉洁奉公》);如果我们把“父亲”不拿单位一个暖水瓶的行为与时下一些党员干部吃拿卡要的行为相比较(《一个暖水瓶》;如果我们把父亲严格要求子女的做法与时下一些党员干部纵容子女为所欲为的做法相比较(《严格教子》等);如果我们把“父亲”严拒“攻官”的行为与时下一些党员干部任用私己、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行为相比较;“父亲”张金榜的形象也就具有更强的现实镜鉴价值。 

也许,这才是俊锐要说的话:他要对现实社会、时下的党员干部所说的真心话。 

当我们体会到俊锐隐含在字里行间的这些真心话时,俊锐也就实现了创作的“开端性的完成”。我要说,这才是俊锐这部纪实文学新著最大的价值之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